未分類

疫情下的餐飲

還記得在一年半前,餐飲與觀光除了連鎖店以外算是薪水尚可的職業,入職算低門檻的產業,只要有努力就會有收穫,一步一步的升遷,在帳面上一定有不錯的收益,是上一代人不斷告訴我們的道理,曾幾何時,沒人想過餐飲如今卻成了名副其實的慘業,逃的逃,倒的倒,許多人的心血也因此化成了灰燼,如夢似幻,轉型的產業是從危機化為轉機的開始,身兼數職已是本代人的命帶勞碌,以前是拿鍋鏟炒菜,拿菜刀備料清洗食材,現在是拿抹布跟刷子在空無一人只剩員工的餐廳不斷的來回打掃清潔消毒,天花板、地板、牆壁、梯腳板重複的刷洗一次又一次,只求溫飽卻隨時待宰的羔羊,沒人知道下一步是什麼,公司的政策隨時有止損的展開,沒人敢輕舉妄動,劍拔弩張,當然也想踏出下一步,可似乎在這個時間點顯的尷尬,尷尬的是轉型後的評估似乎沒人拿定主意及策略,是慘況一般的寫照。

在時代改變之下,我們當然不會被疫情所屈服,許多的小老闆就此展開了一連串的廝殺,自主離開企業和被宰殺後的小員工們,一個個做起了自己的生意或者副業,誰能屈就時代下的血淚呢?用跪的也必須把接下來的路走完,當然做生意沒有這麼容易,不是人人都是商人和企業家,失敗論裡沒有什麼成功之母的道理,而也沒有成功就不必努力的道理,用分母賺取微薄的分子,結果最慘的是發現更多跟銀行貸款的錢就像丟進大海一樣,深不見底,好像就無法重複洗刷自己的命運,再次披上羊皮,走回正途,為別人而活,為債而犧牲光陰,我們的笑其實是在滴血,因為我們不是草莓,而是像柳丁一樣,被榨的一滴也不剩,剩下的皮被曬乾以後,還有用途,本草綱目有記載叫「陳皮」,看似不重要,卻能為這社會帶來一點療效吧。

曹方瀚/quinton tsao

平凡是創造自我的開始,因為失敗所以顯得成功。